<center id="l7urgm"></center>
      • <center id="l7urgm"><optgroup id="l7urgm"></optgroup><table id="l7urgm"></table></center><noscript id="l7urgm"><sup id="l7urgm"></sup></noscript><ins id="l7urgm"><ul id="l7urgm"></ul></ins><dl id="l7urgm"><span id="l7urgm"></span><del id="l7urgm"></del><dl id="l7urgm"></dl><dir id="l7urgm"></dir><li id="l7urgm"></li></dl>
        1. 新萬博意甲/獨一無二的墳墓

          所有的人都知道患上艾滋病,可以說是整個人生都毀了,那艾滋病最可怕的是什麽?是死亡嗎?不是的,患上艾滋病之後,最可怕的是疏遠,身邊人的避而遠之。而這些都源于新萬博意甲們不了解艾滋病。
          艾滋病是一種危害性極大的傳染病,由感染艾滋病病毒(HIV病毒)引起。HIV是一種能攻擊人體免疫系統的病毒。它把人體免疫系統中最重要的T淋巴細胞作爲主要攻擊目標,大量破壞該細胞,使人體喪失免疫功能,因此,人體易于感染各種疾病,並可發生惡性腫瘤,病死率較高。HIV在人體內的潛伏期平均爲8~9年,患艾滋病以前,可以沒有任何症狀地生活和工作多年。也就可以說,這是一個慢慢折磨人的一種病。
          那若查出患上艾滋病的話,多數人會有兩種選擇,第一種是不接受治療,自暴自棄,不見人,封閉自己,恨不得有讓自己患上抑郁症有自殺的傾向。第二種人是接受治療,積極面對,無論好不好都有開開心心的心態去度過余生。我們不評價哪種人的選擇更加正確,畢竟我們無法與他們感同身受,無法去體會這個艾滋病到底讓人多麽的痛苦。但是我們有選擇怎樣面對他們,用一種什麽樣的態度。
          有一首關于人們對待艾滋病病人的歌曲叫《紅絲帶》,是由廣東仔張敬軒和香港歌手孫耀威合唱的。這首歌的歌詞就講了大多數人對艾滋病病人的態度從而讓艾滋病病人有之後不同的人生。有冷漠對待的人,讓艾滋病病人被這令人窒息的冰冷空氣、眼神所打敗。也有用愛在這大同世界幫忙撐起一片天地的人,這讓艾滋病病人無論怎樣都可以依托著自己的美夢飛翔,讓願望延續出希冀。這就是我們不同的態度而給他們帶來不同的人生態度和生活。
          在這方面,有一個人一直都做得令人欽佩。他是紅絲帶的代言人——濮存昕。紅絲帶這個名詞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紅絲帶是對HIV和艾滋病認識的國際符號而濮存昕是紅絲帶的第一個中國代言人。濮存昕做了大量工作:拍公益廣告、出演有關艾滋病的電影、對社會公衆或政府機構人員做講座和培訓、在政協會議上提交有關提案,等等。所有這些工作,從所希望達到的效果來說,可以說有兩個:引起社會對防治艾滋病工作的重視;呼籲社會關心艾滋病病人。濮存昕說,“事情好像越做越多,因爲我的原則就是要麽不做,要做就一定要做好。”而近些年,濮存昕很少出現在熒幕上,大家看到他的報道,反倒是在公益活動上。但媒體對他的關注有增不減,因爲這是人人都會去做的公益活動,他做一個好人。
          現在好人有了新的定義,不再是品行好的人,而是不帶著有色眼鏡看人,懂得去幫助別人,去愛莫不相識的人!人人都想做好人,就從關愛艾滋病病人開始。

          一座美在樸素的墳墓。
          ——題記
          在作者的筆下,托爾斯泰墓“遠離塵囂,孤零零地躺在林陰裏”,“只是一個長方形的土堆而已,無人守護,無人管理,只有幾株大樹蔭蔽”,如此樸素無華的墳墓,卻讓作者受到震憾,讓讀者感受到那座普通墳墓所升騰出來的攫攝人心的力量。
          這是因爲,追求樸素,遠離“可恥的奢侈生活”是托爾斯泰的幸福觀,也是他思想感情的寄托。正是這種“紀念碑式的樸素”比起那些用大理石和奢華裝飾來修飾自己墳墓的人更加讓人敬仰和崇敬,更容易活在人們的心中,因爲這種偉大的人格本身就是一座豐碑。“沒有十字架,沒有墓碑,沒有墓志銘,連托爾斯泰這個名字也沒有。”“誰都可以踏進他最後的安息地。”他的墳墓“就像偶爾被發現的流浪漢、不爲人知的士兵一般不留名姓地被人埋葬了”。這就是名震全球的俄羅斯偉大文學巨人列夫托爾斯泰的墳墓!
          一個普通地無法再普通的墳墓,一個世紀偉人的息身之所。也許我們會在心中自問,怎麽會呢?茨威格面對墳墓時也是驚訝的。是的,這是事實,一個讓我們無法相信卻又必須相信的事實。樸素的墳墓裏面埋葬著一位同樣樸素而品格高尚的偉人,一位給人類創造巨大精神財富的偉人。墳墓的平凡普通與偉人英名似乎不相稱,但這正是作者立意之所在,普通蘊含偉大,對比中使人發現一種不同尋常的精神力量,這也正是打動我的基礎。托爾斯泰以他的資財和地位,榮譽和貢獻,比任何人都更有權來炫耀他的高貴、華美和高不可攀,然而他卻徹底掙脫了市俗的一切羁絆,義無反顧地去追尋人的本質的平凡。
          正因如此,茨威格“從心底深深熱愛”著托爾斯泰,我對托爾斯泰的感情更是無比地濃厚而真摯。樸素之美,美在樸素的語言。文學是語言的藝術,作者通過語言來承載他的情感及思想,再通過語言傳遞給讀者。茨威格伫立墓前,萦思懷想,心靈的那份震撼是自不待言的,似乎他應該把自己最顯才情的詞句鋪展出來,用更具色彩的文字表達自己內心的感受,但他沒有。全文語言極爲簡潔樸素,這是一種風格,這種風格正好適合于描寫托爾斯泰樸素的墳墓,作者對托爾斯泰的仰慕,他爲偉人這普通的墓穴所受的感動,以及從中體悟到的深刻哲理——多少情思,多少感慨,全部隱匿在平淡樸素的文字背後。
          因此可以說,打動我的是那偉人墓的樸素和作者行文語言的樸素。樸素的墳墓偉大的人,樸素的語言真摯的心。茨威格讓我們今天樸素不再多見的生活多了份感動與思考,偉大而平凡的托爾斯泰讓新萬博意甲們更深谙了平凡與偉大的含義
          托爾斯泰的墳墓——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墳墓,美在樸素的墳墓!

          更多閱讀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33 2001